返回创新中国

中国网网上中国

当前位置: 创新专题 > 互联网+ >

著名画家文祖云说:我作画不敢马虎,要对得起子孙

著名画家文祖云说:我作画不敢马虎,要对得起子孙

时间:2019-04-28 17:31:54 来源:中国网 作者:姚开勇 文笑

第一眼见到文祖云先生的版画,我就惊呆了:有油画的色彩,有国画的韵味,有版画的简洁,有摄影的用光······尽管明明知道是版画,我还是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这是版画吗?版画怎么能画到这个程度?文先生是怎样的一个艺术家?

版画《古镇祭》之摄影/文笑

文先生出生在重庆酉阳龚滩古镇,石油地质院校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国第一个油田克拉玛依油田,从1966年至今已五十多年了。所以,文先生总说龚滩是他的故乡,克拉玛依是他的第二故乡,他既是龚滩人也是克拉玛依人。

画家文祖云摄影/文笑

文先生虽然离开故乡五十多年了,在古镇上无片瓦下无寸土,却依然深爱着古镇。

龚滩古镇我去看过,原建于阿蓬江与乌江交汇处的悬崖峭壁上,地势险绝,全是青石板和吊脚楼。据说所有的吊脚楼都是榫卯结构,没用一根钉子。每次只要一说到这一点,文先生就非常自豪地说:“叹服祖先的智慧!全是榫卯结构!没用一根钉子!屹立悬崖峭壁上,就算倾斜了,也不散不倒!”每说完这话,文先生又无不惋惜,因为下游筑坝建电站,古镇要被拆迁了。在古镇被淹之前,文先生夜以继日花了三年时间创作了60幅版画,把古镇的原貌记录了下来。这批版画在中国美术馆展出期间,受到有关方面重视,古镇由原来的拆除变为迁建,居民的补偿也由一般民居提升为古民居。文先生为古镇的重生和乡亲们的实际利益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全镇乡亲无不铭感于心。

龚滩古镇1800年了,历来是乌江上重要的货物中转站,十分繁华。虽然近些年随着水运的衰落繁华不再,但传统小吃依然流传。每次一提到古镇小吃,文先生就说:“我口水流出来了!”每次向朋友们介绍古镇小吃,文先生都要提醒大家:“先把嘴闭紧,口水流下来不雅观哦!”过重阳了,文先生不能回古镇,仍然回味着古镇的糍粑:“回味糍粑念乡土,无尽思绪系远方。”

版画《古镇祭》之摄影/文笑

家人多次劝他回家乡颐养天年,文先生却说:“我在白碱滩创作就如同鱼儿回到大海,闲赋下来等于把我圈进了鱼缸!”

文先生终年累月忙于创作,无法回故乡,却一直牵挂着故乡:

深秋时节,文先生记挂着古镇该“晒秋”了:晒幸福、晒希望、晒未来。

酉阳的红叶红了,文先生连忙发朋友圈:“铺了天,盖了地,酉阳红叶艳如霞!一个乡,长20多公里,宽11公里呀……”

古镇被授予《中国历史文化名镇》,文先生自豪地夸耀:“厉害了,我的家乡!”

就连在克拉玛依工作室创作版画《秋》时,也首先想到古镇:“又是一年秋熟到,每逢收成总思乡。”

文先生爱家乡甚至爱到“不讲理”,他多次无不调侃地讲:

“都说重庆出美女,名不虚传;又说重庆出帅男,确实如此。唉,我这副长相,真不敢在人前说我是重庆人呢!”

文先生深爱着古镇,他最初的梦想在那里,他的父母双亲安葬在那里,他的根在那里。文先生有一幅版画,画的是风城,却叫《常回家看看》,并且配以文字说明:“世间生命皆有家,家是什么?家因有父母而让人人都怀有特殊的眷恋。父母仙逝,家仍是每个人根的萌芽地,难道就不值得怀念?那里曾发出生命的第一声呼喊,那里曾扬起人生的第一张风帆。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                           

文先生上小学一年级时,一天晚上,在桐油灯下念完几遍语文就用毛笔在本子边上画了好多乱七八糟的画,不知什么时候爬在桌子上睡着了。深夜,文父行医回来把文先生抱到床上,并对文母说:“这娃儿喜欢画画,将就他,让他画吧。”过了几天,专门给文先生买了一盒12色。文先生高兴极了,睡觉都放枕头边上。文先生画画的兴趣越来越大,一画就画了几十年。文先生说:“这就是我的初心,我最初的梦想。”文先生已是年逾古稀之人了,说起画画,滔滔不绝,听者无不为之动容!

一提到母亲,文先生就说:“我妈妈已回佛祖身边了,让我们都来祝福妈妈吧!”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还像孩童一般喊“妈妈”!

一提到父亲,文先生就说:“我父亲己逝世五十多年了,我还没回过祖籍江西吉安县拜祖呢!”自责之情,溢于言表。

文先生的祖籍在江西吉州,数百年前,“湖广填川”,先迁至湖北麻城,再迁至四川。文天祥乃其祖上,文氏的族谱上抄有文天祥临终遗言一句:“文氏十世不得为官。”

提及先祖,文先生总是自勉自责:“文氏先祖,杰人辈出。或为国,或为民;或从政,或从文。建树颇丰,流芳千古。吾等凡俗后裔,羞愧之至矣。”“先贤担国枢,吾辈当自强。”“不可背祖,不可忘宗,才不会做出格之事!”

文先生深爱着龚滩、酉阳、川人,同样深爱着白碱滩、克拉玛依和新疆。

文先生这样赞美克拉玛依:

人口稠密不是现代人的追求!克拉玛依是中国人口最疏稀的城市,在长100多公里、宽3——5公里的城里,仅工作生活着30多万人,交通、通讯、医疗、教育、文化、体育却比相同规模的其他城市发达。克拉玛依,一带一路上最亮点城市之一!

重阳佳节至,霜侵叶更红。红叶遍布于克拉玛依各个小区院墙,

火一样的红叶恰似油城人火一样的日子。

前年,克拉玛依遭遇了一场大雪,大雪连降一周,文先生望着窗外的漫天大雪,觉得“喜忧参半”:喜的是“瑞雪兆丰年”,忧的是影响石油生产。

文先生这样介绍新疆:

新疆人长得天仙一般。

来吧,美丽、开朗、热情的维吾尔姑娘闪一个眼神,一定会电晕你!

你知道新疆为什么美女多吗?一是各民族优秀基因的最佳组合,二是天蓝水清空气好,三是物品丰富营养充足合理,四是生活无忧无虑活得潇洒愉快……看了新疆姑娘,你还敢说你那城市出美女吗?

上天赋予雪域人金属般的嗓音,因为他们离天最近!

新疆的美食太多,我满嘴口水,没法说什么……

新疆美景多,你是看不完的;新疆美食多,你是吃不夠的;新疆美女多,你是带不走的。哎,什么都不说了,自己来看……

 

版画《胡杨系列》之摄影/文笑

看了这些,也许你觉得文先生是个吃货。其实不然,文先生的生活非常简单,无所谓吃什么穿什么。2018年8月他受美国加州大学和美国贸易发展局等单位的邀请赴美进行学术访问,没有西装革履,穿的裤子都是皱巴巴的。文先生是爱作画与做饭,一日不画心慌,三日不厨心急,但他做饭是想琢磨出怎样才能把菜烹饪得更好。文先生琢磨出:再好的东西使用也得有个度,适度即可,不可依赖。——这是在说做饭呀、还是在说作画呀、还是在说做人做事呀?文先生说:“人生本短暂,除去吃喝拉撒睡,病假节假应酬……能干自己喜欢的正经事的时间,不到生命的1/3,若再在生活小节上浪费工夫,等于浪费生命!”“一个人如果怕做事、偷懒,如何会有成就?人之会起烦恼心、不安,皆因不懂得用功、时间太多所致。所以,忙,是人生的滋养剂。”

文先生在意的是艺术创作:“不能马虎!要对子孙后代负责!不能让后人指着名字骂!”看了文先生的《天山系列》,我深深为其宏大的场面所震撼:版画居然能表现这么宏大的场面?看了文先生的《胡杨系列》,我深深为其丰富的色彩所诧异:版画居然能有这么丰富的色彩?看了文先生的《风城系列》,我深深为其光影的变化而疑惑:光影的变化太自然了!根本看不出过度与断层!这是怎么做到的?看了文先生的《青花系列》,我深深为其繁复细腻所折服:线条、花纹是那么地繁复!细腻!均匀!一致!比照片还逼真!不可思议地精湛!真是大师之作!仰慕不已!

鸡年是文先生的本命年,这一年,文先生没休息一天,72岁高龄的文先生仅一年就创作了60幅1200余张版画!听说的人都惊呼“受不了”,文先生说:“我属鸡的,辛劳命!”

文先生已经分四次向白碱滩区无偿捐赠了300多幅版画,而且承诺今后还会继续无偿捐赠。文先生还把自己探索了30多年才形成的版画新技法无偿地传授给了年轻人们,以支持白碱滩区打造“版画之乡”。

有人说文先生“太执着了,呆。文先生答曰:“呆?客气了吧?该叫傻!无论做啥事,不傻就不会出成绩!哪个功成名就的人不露出些傻相?只见小偷吃肉没见小偷挨打?”

文先生曾多次感慨:“黄连苦苦不过画家,黄牛累累不过画家。傻子痴痴不过画家,面杖直直不过画家。蜜蜂勤勤不过画家,专家专专不过画家。失业穷穷不过画家,精神富富不过画家……老板,你聘人应该聘画家;领导,你用人应该用画家;美女,你嫁人应该嫁画家;兄弟,你交友应该交画家!画家是上苍撒向人间的特殊物种,是人都要珍惜他们啊!”

“我这辈子好像选择错了书画这行,注定要忙碌、辛劳和操心终生。”说完这话,转过脸,文先生又总是非常得意地说,“我这辈子也算选择对了书画这行,肯定是充实、收获和健康终生!”

文先生不只不在意吃穿,连个别学生有负于他都不在意。文先生几十年来无偿授徒数十人,不要求任何回报与感恩,只愿他们能够成才、奉献社会,尽管有个别人为私欲而有负先生,先生亦不多责怪:“人各怀志,由他去罢。”文先生不改初心,仍无偿授徒。但在爱国这事上,文先生却较真得很:在爱国这事上和我抬杠的人,立即从我的朋友圈里滚出去!”文先生说:“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崇洋舔洋的人,狗都不如! 

近年,克拉玛依市和白碱滩区决定把白碱滩打造成“版画之乡”,文先生就自我加压,每天9点到凌晨2点都在工作室里忙创作,常常几天不下楼。去年国庆节期间,朋友们见文先生实在太辛苦,就强拉他出去散散心,休息休息。文先生见到苹果园里苹果又大又红,就情不自禁地说:“我要把这苹果献给我亲爱的祖国!”“祖国,你好吗?我在天山向你问好!”在场的人,无不潸然泪下。

文先生有一幅版画,画面上明明全是岩石,文先生却取名《天下粮仓》,并配诗曰:“养兵江山稳,囤粮民心顺。八方皆温饱,九洲更昌盛。”文先生的心里,始终装着国家和人民。

从1995年至今,文先生至少三次收到台湾民间文化组织和官办博物馆赴台办画展的邀请函。去?还是不去?每次文先生都犹豫良久。文先生说:“最舒心、最情愿、最放心地去台湾办画展,应该是在宝岛回到祖国怀抱之后。”

文先生有一幅画,叫《雄风》,画面上,一柱擎天,高数十丈,

雄奇威武,实乃天下奇观。并配诗曰:“千年耐孤独,万载擎天柱。

小事不计较,大事敢做主。笑看风云涌,淡定对荣辱。刚雄男子汉,

威猛大丈夫。”这不正是文先生的自我写照吗?

版画《风城系列》摄影/文笑

《天下粮仓》和《雄风》同属文先生的《风城系列》。克拉玛依东北角,有百余平方公里的雅丹地貌。崖峦起伏、沟壑跌宕、色泽丰富、型同城堡。因风造就,故称“风城”,有人却叫它“魔鬼城”。文先生气愤地说:“好奇特的雅丹地貌,好美的风城。谁再叫它魔鬼城,谁就是魔鬼!”并把这个系列的版画命名为《风城系列》,这个系列的第一幅画叫着《请叫我风城》。

文先生的《风城系列》中还有一幅画叫《苦恋》,文先生专门记述了创作经过:“是日,余路过风城。偶见沥青矿山峦,酷似一娇女。孤独而立,翘首顾盼,默默含情。遂举目环视,远处一崖,威武阳刚,恰如壮士,且有回眸之态。尔等这般对视,数千年有余。思念之意,牵挂之情,触吾心弦。恻隐之心,油然而生。虽两隔数里,却渴望相

拥。吾将之置于尺幅之内,且配之月色,以托温馨,以表同情,以示感动。”  

文先生的心里,充满了美好与善良。

文先生好酒好诗,然可三日无酒,断不能一日无诗!文先生好酒且善酒:酒为好物,勿醉为度。酒,助人长寿,文先生的目标是:“八十能打球,九十能喝酒,百岁还画画,百十岁还满街走!”文先生有一幅画《云过天山》,诗曰:“云从天山过,谁在呼唤我?冰峰举酒杯,峦崖躬迎客……”还有一幅画《我与天山同醉》,诗曰:“三壶酣畅步态悠,一池清波堪当酒。笑问天山可有量,敢与老夫醉方休?”文先生已将诗情酒意融入他的画中了。

第一次见到文先生版画的人,无不如我一样,既震撼,又惊异:“版画怎么能画到这个程度?为什么白碱滩区政府和酉阳县政府都投巨资为文先生修建艺术馆?为什么有关方面要将文先生的版画新技法申报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当您多看看文先生的版画,当您读了这篇文章之后,我相信您也会和我一样明白了文先生的版画为什么能达到如此的高度,明白了白碱滩区政府和酉阳县政府为什么都投巨资为文先生修建艺术馆,明白了有关方面为什么要将文先生的版画新技法申报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作者:姚开勇 文笑)

 

[责任编辑:张倩]

相关新闻